片单来了,现实主义创作的新拓展

作者:梁君健、尹鸿(分别系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号外!第二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开幕,全球500余部优秀影片荟聚上海。青年君知道,此刻的你一定又犯了选择困难症。贴心如青年君,现场支招儿:闭!眼!买!票!为啥?好片儿扎堆儿呗当然了,就算你有想看的,也不见得能抢上票(别打我)

现在观众口味实在太古怪了,实在搞不懂大家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影片,似乎口碑的优劣,不一定完全成为一部影片的是否卖座的基础。

  近年来,国产电影一个令人瞩目的创作趋势是寓言式电影的集中出现,它展现出当代中国电影创作者强烈的表意欲望。这一电影创作趋势的核心表现是创作者营造出鲜明的电影假定性,并在这套假定的基础上,试图用电影语言去概括更宏大的人性、社会和历史,甚至是探讨抽象的哲学话题。从2018年的《一出好戏》《动物世界》《邪不压正》《西虹市首富》,到2019年贺岁档的《疯狂的外星人》,都可以被视作这类电影的代表。寓言式电影的集中出现,首先拓展了影视艺术与现实之间的丰富联系,进而在形态与风格等方面体现出可贵的创新它意味着中国影视创作者们已经发现,表现历史和当下的现实主义创作还有更丰富的形式。

值此盛宴,闲言少叙,青年君精选了十部影片送给爱看电影的你。这份私家片单中的电影,或经典、或青春、或小众、或风情,青年君相信总有一款适合你,希望这些好电影,能陪你度过炎炎夏日,成为你心中有生之年每年重看一次的那一部~

很多影城经理和影业朋友最近和拍sir反复交流反馈,大家表示现在观众诉求极难把握,所有电影从业者也都在寻找内地电影卖座的元素,但似乎极难用一种模式、一个类型和一个题材囊括。

  为理解时代与个体的关系提供当代渠道

1《大闹天宫》

放眼国内,观众群体其实依旧形成相对固定的格局,卖座影片也会存在一定的共性,不止于单纯的娱乐喜剧,更多的情绪为中国电影在提供更多的可能性,《战狼2》、《红海行动》、《前任3》、《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后来的我们》甚至《速度与激情7》、《复仇者联盟4》

  在我国的文学传统中,《庄子》不仅提供了最早的关于寓言这一文类的命名,也展示出寓言与历史叙述之间的密切关联。其中有很多则经典历史寓言,以夸张地改写历史真相的方式来传情寓意。此后,寓言一直是历史想象和历史叙述的一种特殊方式,而寓言式的影视作品则为我们深入历史肌理去理解时代与个体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当代的渠道。

原装数字修复版

在所有的前提下,中国电影恰好进入到了一个大情绪时代。

  《邪不压正》和姜文此前执导的大多数作品风格保持一致皆尝试通过个体传奇故事来探究现当代中国大历史。这些电影作品的历史叙述具有矛盾性:一方面,作品试图利用影片中不同角色的身份和对白指涉真实存在的历史细节,甚至让他们直接参与到历史中,留下痕迹、线索;另一方面,又通过魔幻现实主义的叙事,消解甚至摧毁电影与历史之间严格的一一对应关系,进而去反思和嘲讽既有的认识和观念。《邪不压正》对于不同语言混搭式的使用,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观察历史寓言的有趣案例。影片开始,我们意外地看到,主人公李天然的美国上司在用母语下达命令时蹦出来中文和法语。这种混搭提供了一种笑料,刻意地用电影手段消解了历史的严肃感。随后,亨德勒医生在北京腔和英语之间流畅切换,甚至用北京俚语教训李天然,这种超现实的笑料仍然延续着。但是,当我们听到根本一郎用蹩脚的中文教一群中国人读《论语》时,语言的混搭开始展示出寓言的力量这个场景当然不是历史本身的逼真描绘,它的目的在于通过明显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展开对真实历史的思考,尤其反思文化身份的融合与互动。

超高画质回味童年经典

哭片、主旋律、科幻电影崛起,观众需要情绪化的电影

  这种基于历史背景的寓言体的电影并没有完全架空世界观,它微妙地保持着和历史之间的距离。这种距离感的营造和控制,本身也成为用故事表达寓意的一种艺术手段。《邪不压正》给我们展现了北平的历史景观,如影片常常通过人物对白和字幕刻意地强调历史真实存在的地址。但是当演员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在北京四合院的房顶出没,影片又将观众抽离出真实的历史现场具体的、细节的生活史被片中角色们踩在脚下,不论是钟楼还是裁缝铺的天台,都是在历史的第二层面上搭建起来的具有象征意义的空间,传奇和寓言正是发生在这个象征性的而非真实的空间层次中。

《大闹天宫》上集于1961年公映,下集于1964年完成,总长114分钟。此后又分别诞生过84分钟精简版和2012年重新配音配乐的93分钟3D宽银幕版。此前发行的40周年纪念版音像制品采用的是84分钟精简版,未能看到完整版,难免会让很多童年时暑假里守在电视机前的猴孩儿们感到遗憾。这个遗憾,将在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得到弥补:这次上海国际电影节放映的《大闹天宫》,将是原装完整上下集的数字修复版!

《流浪地球》卖座我能理解,但经过了《前任3》之后,《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还能卖座,我就不太理解了,都说港片已死,但《反贪风暴4》还是卖了8个亿,我们的观众到底是咋了?

  最终,这种对历史的电影叙述成为关于历史的寓言。虽然以卢沟桥事变之前的北平作为历史背景,但导演并不着意于历史的精确描摹,而是借用历史抒发自己的感悟。《驴得水》《黄金大劫案》等也可以归为这一个类。这种类型与风格部分地来自于昆汀、科恩兄弟等黑色喜剧导演与历史叙事相遇带来的惊喜,尤其是《无耻混蛋》和《阅后即焚》中对于历史的解构。而当其广泛地出现在当下的中国电影创作中时,则体现出当下创作者强烈的表达欲望。

此外,本届上影节发布的官方海报灵感便来自《大闹天宫》。海报别开生面展现了一只灵动的美猴王,令不少网友赞叹不已。海报中,两个猴儿拉开幕布,美猴王的经典形象藏于幕后,这画面正是影片中美猴王登场,世间万象初现繁荣的场景。

▲《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

  从真实生活和假定世界中发掘哲学命题

《大闹天宫》是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彩色动画片,山水画背景、戏剧面容、传统乐器加上贯穿全片的云纹,国风韵味十足,色彩鲜明帧帧精良。从此,神通广大的美猴王形象不仅仅是每个小朋友的内心所向,也渐渐成为了典型的东方符号。而与以往98分钟重映版本不同的是,此次上影节展映,《大闹天宫》耗时五个月完成2K扫描修复,向观众呈现的是114分钟、原装、完整版上下集的修复版,必须首推!

影城朋友的讨论不无道理,观众口味的变化其实也让其他更多的电影从业者迷茫,好口碑的影片未必100%卖座。

  另一类寓言电影则对个体展开探讨。比如《一出好戏》,将故事建立在孤岛这一经典寓言情境上。为了生存,片中的人们先后经历了人类社会的狩猎时代、资本时代和信息时代三个阶段。每个人都要在自私和友善之间作出选择,小王发现大船之后变成了疯子,小兴用亲情绑架的方式夺取张总的财产,都极具批判色彩,让这则关于人性善恶和人类文明的寓言实现了比较深刻的主题陈述。宁浩执导的《疯狂的外星人》同样是一部通过假定情境完成的寓言故事。主角耿浩对耍猴这项国粹全身心投入,每日西装革履,在世界公园里认真表演。然而,游客们对他的卖力演出兴趣不大,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有的玩手机、有的打电话。在电影故事的开头,耿浩不仅面临着五指山要被改造为火锅城的威胁,唯一的猴子欢欢也因为骨折而无法表演。这时,从天而降、失去了超级能力的外星人成了耿浩的救命稻草。他的伙伴大飞则有另外的想法,开酒类专营店的他看上去很社会,却屡屡投资失败,成为被各类骗局收割的韭菜。在他的眼中,充满灵性的外星人奇货可居,可以卖个好价钱。总之,这是两个有着不同人生打算的同伴,耿浩坚守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大飞希望抓住每一次紧跟时代的机会,但他们都被时代越抛越远。

2《菊次郎的夏天》

仅从近两年一些卖座情况较特殊的影片来看,哭片、新主旋律和科幻电影的快速崛起让大家有点措手不及,毕竟我们一直都喜剧片、青春片和动作片更适应市场。

  在《一出好戏》和《疯狂的外星人》中,寓言式的故事设置为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提供了一个真实世界不太可能出现的机会,让这些隐藏在社会角落中的个体从后台重新回到前台。他们可爱,有时就像我们身边的人;但并不可亲,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多少人愿意成为他们。电影提供了大量错位的戏剧情境,完成了人物的真实生活与假定世界之间的倒置,从而实现了关于时代和人性的寓言表达。

北野武口碑之作

以往中国的电影的优势在剧情片,早期中国的科幻电影,还是主旋律影片,亦或是一些哭片,更多借鉴到前苏联、德国、朝鲜等国家地区的电影风格,缺乏自己的风格和流派。

  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之间开辟艺术新空间

温情明朗的成长童话

在十年浩劫之后,中国和中国电影进入反思,此时此刻所诞生的伤痕文学和电影才算让中国电影有了更多自己的特色,同时伴随第五代导演的崛起,中国电影才有更多机会用商业的方式走入更多观众的视线之中。

  就当下中国电影艺术格局而言,寓言式电影成功地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传统之间开辟出一条新的艺术道路。首先,不论是针对历史叙事,还是对当下个体生存状态的揭示,寓言式电影都将主题和价值的陈述植根于现实基础之上,尤其是在影片开头部分的人物设定阶段。《疯狂的外星人》中的耿浩和大飞是挣扎在社会底层的普通人,被飞速发展的时代抛在后面,他们坚持的价值和职业常常面临各种危机;《西虹市首富》用喜剧的方式呈现出一个处于人生低谷的中年人辛酸的生存状况主角王多鱼一开始就在面试中洋相百出,随后又以悬殊比分输了他所珍视的业余足球赛事;《一出好戏》则在公司团建出游的大巴上通过寥寥几笔描摹出现代企业中的生态关系和不同角色各自的社会位置。可以说,正是这些我们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的角色,以及他们所面临的现实困境,引发着观众的心理共鸣,让寓言式电影充满了对于现实世界的关怀和思考。

这是一部充满童趣的公路电影,也是一部关于成长的童话,影片中光怪陆离的梦境呈现了社会乱象,在欢笑声中透出淡淡的孤独感。

近些年,中国电影在市场不断膨胀、观众群体日臻年轻化的基础之上,所制作和拍摄电影的宽度和广度远比早期更多广泛,观众群体的变化也让电影评价产生了更多的声音,这也使得在部分媒体和平台上很多影片所收获的评价割裂感较强。

  其次,寓言式电影通过现实生活中不太可能出现的情节,将现实主义的价值通过虚构的方式进行提炼,从而呈现出超越一时一地的普遍性的探寻。创作者发扬电影艺术戏剧叙事的传统,并借助电影工业的力量使丰富想象得以呈现,提升了影片的视听呈现水平。不论是《疯狂的外星人》还是《西虹市首富》,都为探讨普通人的生存状况提供了充分的戏剧张力和视听冲击,为人性寓言的探讨配备了适于广大电影观众接受的艺术形式。由此可见,处于现实和想象之间的寓言式电影大量涌现,既得益于当下中国电影创作者针对时代呼声和现实生活的艺术探索,也是电影产业改革和工业化水平提升带来的成果。

《菊次郎的夏天》入围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是北野武最为温情明朗的一部作品,久石让的配乐亦能洗涤夏日躁动情绪。

社会的巨变、城镇的扩张、人员的流动,最终导致的是观众群体层次感变得更加丰富。本质上来看,电影创作本身是极度个性化和私人的产品,但在观众眼中,大家反而会从这种私人产品中更容易找寻到自己,并引起共鸣。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19日15版)

主人公正男的爸爸意外死亡,妈妈则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他与奶奶相依为命。在某个寂寞的暑假,他决定来一次冒险旅程,去远方寻找自己的妈妈。而游手好闲的大叔菊次郎意外卷入,与正男一起同行,一路上奇遇不断爆笑不止。

无论是爱情哭片,像《前任》系列和《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还是反映小人物在时代洪流下的《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或者以牺牲为结局的《红海行动》《流浪地球》等,这些情绪渲染强烈的影片均实现了大卖特卖。

3《阿基拉》

别看很多电影情节距离普通人生活相距甚远,但电影所能够产生的情绪共鸣才是观众所期盼的,现实生活工作学习情感上的压力,通过正常渠道难以释放,电影则会成为一种较好的解压方式,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越来越喜欢看电影的原因。

大友克洋代表作

引进片大卖也要建立在共情情绪之上,让国人融入和消化更重要

日本现代动画里程碑

很多人都很推崇中国电影和在内地上映的进口片要寻找共情,这也的确是目前我们电影所缺乏的,也是一直以来中国电影的短板。

与《大闹天宫》同属SIFF动画单元的《阿基拉》也备受期待。这部1988年上映的动画电影共花费10亿日元制作,远高于当时日本动画电影的平均制作费。影片作画张数超过16万张,还用到了当时较为少见的CG技术。

除了大批印度现实题材外,像《复联4》《速激7》这样创造票房纪录的非现实题材进口片,也是通过情怀等手段,调动观众情绪。

为了达到最为写实的效果,影片没有采用较为常见的后期配音,而是前期配音,即先配完台词后,再根据台词对应口型作画。导演大友克洋的精益求精使《阿基拉》成为了日本现代动画的里程碑式作品。

年初的《老师好》、奥斯卡获奖影片《绿皮书》《波西米亚狂想曲》,甚至黎巴嫩影片《何以为家》等,这些影片未必是哭片、也不是传统意义的喜剧片,但总能抓住以部分观众的内心。

4《撒旦探戈》

客观上来看,可以在电影评分网站和打分平台上获得高分的电影势必是拥有了部分观众的同情,但少部分影片未能将口碑转换为票房加持,并不是简简单单因为档期滞后等原因,而且他们缺乏和更多中国观众的融入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