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亦如影随形,把手机竖起来看剧可好

原标题:周杰伦超话登顶:或是人工智能操纵了怀旧和博弈

近几年,很多人都注意到在一些商场或者电影院旁边有类似私人影院或影咖的点播影院,与商业院线不同,这些私人影院以其个性化、私密性在年轻人中逐渐流行起来。

短视频UGC(用户原创内容)市场如火如荼的当下,影视创作也不甘落后。继视频平台推出两部竖屏系列微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和《导演对我下手了》之后,一部国产手机品牌邀请专业电影导演拍摄的竖屏微电影《悟空》,近期也在社交网络热转。紧随其后,电影《直播攻略》则以横屏、竖屏两个版本在视频网站同时推出,逾90分钟的时长意图突破横屏观赏的习惯。

周杰伦超话登顶,谁是赢家?

  据统计,点播影院大概是2013年在国内兴起,到2019年初,全国点播影院约有14000家,银幕数量为12万块左右,年产值保守估计在150亿元左右(大量没有牌照的黑点播影院无法统计其收入),而去年国内院线总票房才刚过600亿元。可见点播影院这块蛋糕之诱人。不过,因为相应政策法规的不完善,私人影院也在市场化运作中处于灰色地带,经营不规范,盗版侵权事件在暗处大量滋生。

  相比于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所拥有的庞大用户基数,竖屏影视的诞生,是商业噱头还是未来的创作趋势?从整体环境来看,5G技术逐步普及,移动端视频消费被视为下一个风口,无论短视频、影视综艺创作,无疑都会受到影响。但回到艺术创作来看,把手机竖起来看剧,是昙花一现还是新的发展趋势?只有优质作品才是最有力的回应。

怀旧助力的背后,或是人工智能在操纵我们的情感

  6月28日公映的院线影片《蜘蛛侠:英雄远征》尚未下线,现在却可以在一些冠以私人影院或影咖的点播影院观看盗录枪版,有些点播影院经营者甚至以提供各种下载播放盗版资源为卖点。当新京报暗访记者以加盟商身份和某家点播影院询问如何取得开办院线资质和播放盗版问题时,对方不但提供规避现有政策和钻法律漏洞的方法,还表示提供有关安全经营培训。

把镜头竖起来,视野变窄,创意变宽

7月21日凌晨,周杰伦战胜蔡徐坤,超话排名登上第一名。数万网友连续激战几天,众多明星、作家、导演、企业官微加入其中,为最近没出新歌、没拍新电影、也没上新综艺的周杰伦疯狂打榜。当被问及是否知道大家的努力,周杰伦也在社交媒体为粉丝点赞。有人评价这场微博的狂欢,是大家对流量数据时代的反弹,但专家也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别想太多了,这是人工智能带来的另一种流量胜利。

  针对非正规点播影院的乱象,新京报记者在北京地区先后采访了两家资质正规并有版权的点播影院负责人以及院线经理、法律专家,并暗访涉嫌播放盗版片源的影咖,多角度挖掘点播影院的生存状态、版权、政策以及未来前景。

  随着移动端娱乐消费的普及,用手机看剧刷视频,正逐步取代观众对于电视与电脑的依赖。乘一班地铁,总能发现几个捧着手机带着耳机看剧的年轻人。仔细观察,几乎所有人是把手机横过来观看的。像刷抖音、快手一样竖起来看电影电视剧,对于很多人还是并未有过的体验。

一个提问引发激战

  点播影院现状

  视频网站率先以跨界思维,推出类似短视频碎片化的影视作品。继聚焦社会热点话题的轻喜剧《生活对我下手了》之后,某视频网站继续推出《导演对我下手了》吐槽目前影视剧里惯常出现的俗套情节,引发观众热烈的互动讨论。此外也有打通长片创作与竖屏思维的:竖屏电影《直播攻略》以直播视角展开,从故事情节上呼应过去用户竖屏消费的产品。这些作品以娱乐搞笑内容为多,更符合网生代的观赏需求。

昨天朋友圈都在转帖,诸如周杰伦中老年粉VS蔡徐坤铁军:激战16小时终于登顶,到底发生了什么?先科普下,所谓超话,是超级话题的简称,是新浪微博推出的一项功能,拥有共同兴趣的人集合在一起形成的圈子, 类似于QQ上的兴趣部落,大多以明星偶像为主,只不过在微博的这种环境下,粉丝可以与明星偶像进行沟通。起底这场激战,记者发现,这场粉丝团建源于几天前一个豆瓣网友提问:周杰伦的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的门票还那么难买? 他真有那么多粉丝吗?

  市场很大,生命力很强

  近期,一些严肃创作也涉水竖屏影视蓝海。某国产手机品牌邀请海内外影展崭露头角的青年导演蔡成杰,推出竖屏微电影《悟空》,就讲述了山里娃自小热爱孙悟空,为了进城看一场《大闹天宫》电影,他用钢笔换了电影票,一路跋山涉水进城实现梦想的故事。尽管电影全程用手机拍摄,时长不过八分钟,又带着手机品牌的商业宣传背景,但并不妨碍竖屏创作带给观众的冲击。影片中,传统宽银幕的构图逻辑被打破,大量面部、日常物品的特写,取代了中远景对于环境的表达和气氛的渲染。

有网友表示,这个提问相当于问没有唱功的张学友是怎么被捧成了神,没有作品的周润发是不是在吃老本?

  新京报记者做了一个统计,仅以北京地区为例,目前市面上存在的线下点播影院在50家以上。据暴风超感点播影院门店运营负责人伍韬了解,点播影院大概是2013年在中国内地兴起来的,2014-2015年是点播影院发展的第一波高潮期,冒出来很多门店,这两年算是点播影院发展的第二波高潮期。小鸟观映CEO卢人杰补充道,有的店开了一家就开第二家,有些点播影院都生存五六年了,也证明这个行业生命力是很强的,如果没有市场的话,早就死掉了。

  蔡成杰认为,并非大机器拍出的镜头才有电影感,反而大机器拍不到的画面成为电影的绝对主角。于是有了土沿上的昆虫、雨后的蜥蜴、被雨打湿的闹钟等大量微视角的蒙太奇镜头,营造年代感之余,也暗含各种隐喻。这些充分调动起网友解读故事的热情,比如钢笔代表着知识,电影票代表着梦想,在树林被毒蛇咬伤是为梦想奋斗路上遭遇的困难。而男孩在城里与摆摊父母的重逢,对孙悟空的执着得到父母的理解,虽然超越了现实时间逻辑,却让和解来得更有力量。有影迷在看到个体为追逐梦想而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的基础上,甚至将其解读为一部中国民营企业的奋斗史。

隐形粉丝出山反转记

  特点 比传统影厅更自由随意

是噱头还是趋势,考验创作者的定力与魄力

周杰伦没有微博,近些年出新歌的速度有所减慢,在热闹的微博榜单中很少见到他的数据,而年少时代视周杰伦为偶像的人,现在不少已经忙碌工作、有了自己的家庭。为了给这篇帖子证明周杰伦的影响力,许多隐形粉丝为偶像出山了:你可以说周杰伦胖,说他爱喝奶茶,不出专辑,但你不能说他没有粉丝。

  与平均每厅200人的观影条件相比,点播影院却可以为观众提供一个更为自由化、个性化的交流空间。因为电影院还是一个公众场合,观众只能坐在座位上,不能走动,无法享受个性化的服务,并且在电影排片和放映时间上观众无法自主选择。然而,观众在点播影院的空间内比较自由随性,并且可以在点播影院营业的任意时间内,随意选择自己喜欢的片子播放,这个需求正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而目前点播影院的主要受众还是以年轻人为主,特别是处于恋爱阶段的年轻情侣是消费主力。

  当然,面对新生事物,业内外也并不是一致叫好。

17日早,周杰伦超话冲进超话排名前百,当晚升至30名,此时据那位豆瓣网友帖子发出不足24小时。随后周杰伦超话排名超过鹿晗、吴亦凡、王俊凯等,于20日中午登上第二位,开始向第一进发。排在第一的超话是蔡徐坤,在此前的54周,蔡徐坤超话包揽每周榜首。21日凌晨,周杰伦超话第一次登上第一,不过又立刻被蔡徐坤超话超过。当时战况激烈,微博超话一度崩溃。随着舆论发酵,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战局,微博大V、艺人纷纷为周杰伦贡献超话积分,21日上午周杰伦超话迅速翻转战局,并拉开与第二名蔡徐坤的差距。

  票价 约是院线电影票价的两倍

  有从业者从人的生理构造上对竖屏影视提出异议,认为横屏并非从影像消费的历史沿袭,尤其是电视、电脑屏幕逐步向16∶9的宽屏比例发展,这是因为人眼视度所决定的,人眼的水平视角远高于垂直视角。有导演认为竖屏视野的狭小无法避免余光干扰,这也就意味着观众注意力无法长时间集中,而这也令竖屏影视剧目前尚无法摆脱短视频思维,多主打轻内容、轻制作,缺少现象级优质作品诞生。

技术活儿起底超话生意经

  新京报记者和朋友两人体验了一家位于朝阳区的点播影院,团购价为128元。据了解,基本上北京的点播影院消费都在100元左右,这样的定价基本是院线电影票价的两倍。一个房间一般是两个人,也可以三个人、四个人,不限人数,按房间收费,但是房间空间有限,人多了也坐不下。有的房间不但有沙发座按摩椅,还有床。

  通信技术的升级与消费场景的迁移,内容生产出现新的创新,但能否沉淀成为一种固定的娱乐消费样式、甚至艺术门类,有待时间的考量。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产品迭代速度远超过去,在这种新陈代谢之中,既需要专业影视人有不为迎合新生事物而匆忙上马的定力眼下一些竖屏影视与短视频无异,通篇人物大头与半身画面,简单粗暴,而作为电视剧集,集与集之间更是缺少连贯性;同时也需要他们打破传统创作思维定势的魄力,创新拍摄手段,来建构属于竖屏的全新创作逻辑。此前也有导演使用手机拍摄微电影,但很快观众发现是借助外接镜头等专业设备完成的,因而无论镜头语言,都不能带来新的冲击。

现在年轻人追星玩的都是机场接机、微博转赞评、打call值、明星势力榜这些,早就不是那个舍不得贴的明星的贴纸、把歌词认认真真抄在本子上反复看、MP3反复循环偶像的歌、攒很久的零花钱去买明星的唱片的时代了。

  不过,北京三里屯的BFC暴风超感点播影院的品牌定位相对比较高,硬件软件等设备上更加专业,舒适度更好,相应的价格也更贵,两人厅要598元。

  如果是竖屏,观众仍然能一眼辨认出这是一部电影吗?蔡成杰的发问找到了关键究其根本,正如他所言,要在美学层面建立起能够区别于所谓快消影像的专业电影气质,只有做到这一点,或许才能真正驶向竖屏影视的类型探索正轨。

不少热帖趣味描述了这一过程。要知道给明星打榜够麻烦,不仅要有微博还要了解超级话题在哪,而且还有领分、捐分的复杂操作,对中老年粉丝构成挑战。两位周杰伦老粉交流学习微博超话的图片也在热传。通过启用大量小号做任务领积分,有组织的控制进度等战略操作取胜。不仅有孙燕姿、陈奕迅、五月天等粉丝来援手,明星外援不在少数,最近因热剧带动强流量的演员李现帮周杰伦打榜,立马上了热搜。

  流程 先选片和房间再播放

周杰伦数据登顶后,有粉丝表示,周杰伦你记住,就这一次了哈,以后靠你自己争气,你的歌迷年纪大了,只想给你花钱,这些数据打榜啥的,搞不动。那超话是怎样一门生意呢?在二手交易平台上,1万超级话题积分的价钱在15元左右。

必赢官网登录,  消费者来到点播影院,工作人员会打开一个自己开发的APP系统,上面有该点播影院所有的片源,消费者选择自己想看的电影,挑选喜欢的房间,然后付费,工作人员就会播放影片。消费者也可以提前下载好该点播影院的APP,在线选完片子之后,到店直接看片。消费者的消费时间就是一部影片的放映时间,一般遥控器不会放在房间内,想要暂停或者上厕所,可以让工作人员暂停播放,这样做主要是因为怕时间拖延耽误后面预约的消费者。如果后面没有排队的顾客,工作人员也会灵活处理。

专家视点

  解惑

实力明星战胜流量小生? 不同代际粉丝实现对话

  与商业院线是否存在竞争?

南京大学新传院朱丽丽教授对扬子晚报记者表示,不要把火药味看那么重,这场PK其实是不同代际粉丝之间的一次对话。周杰伦战胜蔡徐坤,这是一种实力明星战胜流量小生的隐喻吗?朱丽丽认为,过去我们习惯了优质偶像收获粉丝,但当下粉丝权力增长,他们并不像过去处于娱乐产业链条的下游,而是反过来促进上游的生产。在这场PK中,我们可以看到,周杰伦的粉丝来自80后90后,作为当下社会的中坚力量,当他们调动资源追星时,有能力打破当下追星的某种刻板印象。关于这背后的市场化运作,在缺乏相关论据的前提下,我们不去置评。但可以看到的是,不管是情怀也好,流量也罢,差异其实没有那么大,不同代际的粉丝可以在同一平台上发声。

  点播影院作为一种新兴的观影途径,与商业院线是否存在竞争关系?卢人杰认为两者不存在竞争,因为本身上映的片源就不是同步的,点播影院上映的片子必须是院线电影下线两个月之后的。在采访一位院线经理人时,他也认为两者之间没有多大竞争关系。不过,有些点播影院在操作上存在违规行为,经常会私自放映一些院线还正在上映的电影,这就属于不正当竞争,侵权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