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商业化之路别走偏了,的青春什么日期来

好的三观传递正能量

  2018年的综艺选秀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流量狂欢,土创菊外人锦鲤体质坤音四子中国网民即便没被这些标签砸中,也多半在海量信息里瞥到过杨超越、蔡徐坤这两个名字。偶像养成类综艺刷出了令人咋舌的数据:单期节目2亿次播放量起步,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破百亿次不在话下,上千万专辑销量,难以估量的带货能力,饭圈文化的一次次破圈事件

  3.商业化运作应把握好度

根据网娱观察了解,《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的投资成本大概在一千多万,在电影投资中确属小投入,可能让电影圈许多人看不上眼,甚至嗤之以鼻这还不够一些明星一人一天的片酬呢。

  而在市场后端,尚没有成熟的平台能接纳、消化这批所谓偶像,辅助他们进一步成长,出道即巅峰成了多少选秀综艺佼佼者逃不脱的魔咒。目前,国内的流行音乐市场有着止步不前的迹象,专为新偶像准备的打歌平台未出现成功产品;影视市场更是到了去产能的边界,况且练习生们的才艺基本以歌舞为主,在影视作品里难有立锥之地;各类娱乐综艺节目几乎成了新人们出道后最可能的去处,但一方面平台拥挤,另一方面一夜爆红并无规律可循,几轮综艺上过还不能出圈的偶像,基本难以摆脱速红速朽的命运。

  2.内容和品质的生命线在于真实

去年十月一日,华语影片制作事业崇高荣誉指标之金马奖,公布了各大奖项入围名单,一部可以说是意外之喜的电影《大象席地而坐》,一举入围男主角、新导演、改编剧本、剧情片、摄影、原创音乐电影等6项大奖,但可惜这部电影的导演胡波于2017年10月自缢身亡,年仅29岁的他被挡在了而立之年门外,无法再看到他弃之身后的黑暗道路此刻正慢慢扫清阴霾。

  最后,如果拼钱拼时间的投票模式不变,广大粉丝的利益更会在不经意间被侵害。超级女声的时代,粉丝为偶像投票,最疯狂的也就是拿着全家人的手机不断发短信。但如今,赤裸裸的用钱换票已成为某些人的路径。为了获取更多投票权,粉丝可以购买赞助商产品或者视频网站专用投票定制卡。有网友直言,所谓才艺比拼,不过是流量决定胜负;所谓公开投票,不过是拼钱拼时间。

  此外,《风味人间》等带有明显网生气质的纪录片崛起也昭示着:随着核心受众日趋年轻化,纪录片在坚守底线外,从内容生产到开发上也有必要向年轻网生代的消费习惯靠拢。以《风味人间》为例,它用色、香、味勾勒风土,联结世界,在人类学的超然视角下观照食物背后的人间风情,首播当天点击量破亿,豆瓣评分高达9.3分。这样亮眼的成绩固然归功于创作者对题材的精准把握和走心解读,但不可否认,它能在一众美食题材中脱颖而出,精致的大片质感和贴合网感的快节奏叙事无疑是最大的加分项。有业内人士评价:这部作品从材料、创意到影像表达力,都达到了当下中国纪录片工业化制作的较高水平。微距摄影、显微拍摄、CG技术、交互式摄影控制系统等影像语言将受众的感官延伸到极致,对美食的密集呈现和跳跃性勾连又符合了互联网的碎片化传播规律。更重要的是,《风味人间》在IP开发和变现上突破了传统的方式。风味的IP矩阵不只局限于纪录片形态的系列开发,而是加入综艺领域如风味实验室、短视频领域如风味美食赛道等多样态内容,在同一品牌下平行推动、共同宣传。

其二是价值观,尽管我们常说不以三观束缚一个影视作品,但是它是一个风向标,对于观众来说树立一个正能量的引导更是作品的责任。《战狼》和《红海行动》的火热,彰显的是中国华夏儿女的民族认同感,我们生长于这片土地,背负着振兴中华的责任。

2019年伊始,优酷的《以团之名》、爱奇艺的《青春有你》、腾讯的《创造101》蓄势待发;除此之外《明日之子》《超次元偶像》也都在酝酿下一季。偶像养成类综艺来势汹汹,打响了各视频平台的流量争夺战。

  在这一过程中,难免有资本改变了创作者的目的,侵蚀了纪录片的真实边界,让作品在商业性与公共性之间进退两难。在这样的作品中,过分商业化所带来的两大负面特性展露无遗:铜臭味过重,纪录片与广告片的界限不清。其中,了不起系列纪录片便陷入了被诟病的境地。大量人造光线和大篇幅煽情音乐让画面充满了广告片的违和感,加上各大赞助商品牌和产品强行嫁接,还出现了将大段镜头聚焦于上海一家高档西服定制店,却忽略了真正要表现的快要消逝的非遗文化的桥段。这不仅打断了故事情节和逻辑的流畅性,让观众不断跳戏,损耗了观看体验,更降低了剧集的艺术水准。更有《茶界中国》《传家本事》等商业定制纪录片,披着纪实的外衣,实则为商品和企业进行宣传,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让资本与创作强强联合,实则是把纪录片的存在拉低至与商业营销手段同等的地位。

国家电影主管理部门提出小正大创作方向,所谓小正大,就是指小成本、正能量、大情怀。但创作的引领方向已明确,这条路却似乎并没有成为阳光大道,政策红利也未如期如阳光般到来,特别是对于新兴电影人来说,拍电影依然是坑洼满布的荆棘之路。

  市场前端,为给综艺节目输送备选的练习生,培训市场已出现一些乱象。全国几百家经纪公司,竞争策略都是先下手为强。许多公司根本没想好如何培训年轻人,甚至根本不具备相关资质,他们大多抢到手再说,完全属于粗放式的初级阶段。

必赢官网登录 ,  1.不应沦为广告片或滑向泛娱乐化

其三是使命观,用影像承担责任,用影像传递普世情怀。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都是以小情作为切入点,延伸到印度社会、女性地位、家暴这些社会议题,讲述了女性意识的觉醒。生而为人,责任感是我们始终优于其他物种的特质,影视作品可以有你侬我侬的爱情,但最能打动人的永远都是具有共鸣性的普世情怀。

  其次,你方唱罢我登场,练习生还有时间练习业务吗?新偶像的实力一直是去年颇具争议的话题。如今各家平台都搞选秀,练习生们赶场子都来不及,投入专业训练的时间可想而知。不仅练习生本身贸贸然扎进选秀而忽略自我提升,整个偶像养成、选秀市场也并未准备好接纳一拥而上的年轻偶像。

  更广阔的受众,更低廉的曝光成本,更精准的链接,更多元的变现手段,为纪录片商业化开辟了新路径,让更多资本元素进入纪录片的制播过程,纪录片的商业化趋势无法阻挡。对此,李宁认为:追求商业价值也要讲求方法、注重方式,过度植入广告,过分谄媚受众,以牺牲品质为代价去追逐眼前的利益,无异于自我否定纪录片的存在价值。长此以往,观众对纪录片权威性和真实性的信赖与期待将消耗殆尽,那时,好不容易活泛起来的纪录片市场又只能陷入僵局。

缘因大众惯性思维,造成小成本电影囧境,加之部分小成本电影的出品人、制作人缺乏匠人精神,粗制滥造,造成这类电影口碑扫地,少人问津。由此,电影行业管理部门对小成本电影也鲜有关注。

  偶像养成类综艺来势汹汹,这背后固然寄托着一部分青少年希望通过自身努力改变命运的梦想。但与励志同在的,是一些平台与品牌的逐利心态专盯那些不缺钱,非理性,爱追星的青少年,以便实现圈粉集资、投票造星、双方获利。如是格局下,被选上位的新偶像,未必才艺过人,只要有颜值、擅出位、能煽情、会圈粉;已出道的新偶像,未必成得了真励志的典范,因为成才路依旧依靠粉丝赔钱赔时间;至于另一些未能出道的练习生,只能在连年轰炸的偶像养成综艺里反复回锅耗青春。

  对纪录片而言,内容和品质的生命线在于真实。优秀的纪录片绝不会玩弄真实,而是尽可能通过非虚构的艺术表现手法,直接从现实生活中汲取养料,在逻辑真实的基础上通过结构和叙事传达创作者的价值观与哲学诉求。正如《我在故宫修文物》能在聚集90后的弹幕视频网站上成为网红,凭借的是5年的前期调研和4个月的纪实拍摄以及对与文物同辉的工匠精神予以高度还原;《生命里》载誉满满,离不开6000多个小时的真实记录,用克制而平淡的口吻对生和死的诠释让那道界线充满温度和尊严换句话说,纪录片的可贵之处正在于通过深度挖掘真实的好故事,去记录和诠释当下的生活,真实和态度缺一不可。

确实,影视制作成本的高昂,以及其与生俱来的产业化特征,决定了影视作品的投资回报率和导演、演员及大制作的商业价值密不可分,特别是大导演、大明星成为获得大众认可的商业符号,观众历来也更愿意把时间分给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的作品。比如张艺谋电影《影》,斥资过3个亿,为观众呈现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水墨画面

  有此前情,难怪新年各大平台铆足了劲。他们所图无非是捧红下一个蔡徐坤下一个杨超越,无非是抓牢综艺里溢出的流量经济。但与火热面相对立的是,市场隐藏的危机已露出冰山一角。

  平心而论,在商业化市场环境中,如果将纪录片完全与商业割裂开来并不现实。纪录片要发展自身、开拓市场必须也必然会走向产业化,产业化过程中又离不开根植市场的商业性运作。可以说,商业化进程是行业吸引投资,争取受众,赢得更优质的制播资源,孵化更多优质内容的关键。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