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同题拼细节,纪录片在暖冬

从本周开始,一季度的综艺比拼已经开始,卫视平台和视频网站推出不同类型的节目,布局上的一大悬念就是,已拥有观众群的王牌综N代面对新节目的冲击,能不能做出新的意思?与此同时,竞争对手之间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同质化,非常考验制作的基本功和用心程度。

距离2017年结束还有一天的时候,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迎来了《四个春天》首场公开放映。

许多Vlog或影片都喜欢采用HFR(HighFrame Rate)高帧率摄影来表现画面动感,但使用该功能时有哪些优缺点,是你必须知道的?

综N代面临挑战: 新一季《歌手》颇受关注

大银幕渐渐黑掉、灯光亮起来,主持人告诉观众,《四个春天》主角导演陆庆屹的父母也来到了现场。掌声中,老母亲李桂贤拿着话筒对陆庆屹说:你还真的在拍电影,早知道这样,我衣服就穿好看一点了,你看这个头发都乱成什么样了。

为什么大家爱用HFR? 因为这是给画面带来不同感受最简单的方式之一。尤其是现在单反、手机都有高帧率录制功能。但即使门槛很低,也不是胡乱拍就会有好东西的,有的人用了还让画面漏洞百出,不仅无法取悦人,还让专业的人一眼就看出是业余水平。

  在综艺领域一般有节目火不过三代的说法,王牌节目的收视率、点击量和口碑会渐露疲态,但各大平台依然不会轻易放弃,这就特别考验节目模式如何搞出新意。

现场的观众都笑起来。站在旁边看着母亲傻笑的陆庆屹,也仿佛置于梦中。那时,老父亲陆运坤腿脚已不太利索,但他还是从观众席上站起来,把帽子摘下来,朝前朝后各鞠了一躬说,我今天在大银幕上看了自己,谢谢我儿子。一瞬间,陆庆屹泪流满面。

如果你对HFR还不是很熟悉,用简单的方式解释就是:帧率越高、素材的播放速度越慢,可以让人看得更清楚画面中发生了什么。初学者通常不会想太多细节的问题,只知道相机设成60p或120p以上,就高高兴兴的去拍了,等回来才发现素材有问题,比如曝光不足或闪烁,这些就是对HFR的了解不足而有的结果。

  一季度中最受关注的当属湖南卫视本周五开播的新一季《歌手》,这档音乐节目在市场中激起的水花虽不如往昔,但仍然受到很多观众期待。今年的首发歌手阵容有刘欢、杨坤等,沿袭了熟悉的套路:顶级前辈、实力唱将、摇滚力量、新生歌手、外国小哥、文艺好嗓。据悉,大部分歌手在首期节目里都不唱成名作,这种操作有新鲜感,但效果还有待验证。
  来到第五季的《欢乐喜剧人》,是喜剧竞演类节目中最长寿的,它推出不少高质量喜剧作品,对观众有很强的吸引力。今年依旧沿用郭德纲领衔各大喜剧团队轮番比拼的模式,但德云社、开心麻花、本山传媒、大碗娱乐等都派出了自己的二线、三线演员,纯粹靠实力说话了。节目将于1月20日开播,档期移到了周日晚9时。

一年之后,《四个春天》终于得以定档,将于1月4日在院线上映。由于在此前已有一些展映,目前在豆瓣上共有5534人对该片打出了8.8的高分。

文章内容参考了:油管视频播客Filmora Video Editor的:The 5 Dos and Donts of Slow Motion Filmmaking

  室内竞技真人秀《王牌对王牌》也走到了第四季,它每一期设定一个主题,邀请的明星嘉宾数量众多,在趣味性和情怀上做了很好的平衡。今年节目的常驻嘉宾由华晨宇、关晓彤代替了王源、欧阳娜娜,他们和沈腾、贾玲组成四人组。第一期的惊喜嘉宾是黄渤和吴秀波,两人都为宣传新片而来,两位大叔联袂登台十分吸睛。

除了聚焦父母生活的《四个春天》之外,这两个月,陆续还有三部记录片电影走上院线:同样聚焦普通人生活的《生活万岁》和《一百年很长吗》已经上映,两者分别从不同的视角阐述生活意义。想要记录创业时代的《燃点》则定档在1月11日,再现了争议与光环背后的创始人故事。

调整快门速度

  即将亮相的综N代节目还有新一季的《最强大脑》升级版《燃烧吧大脑》以及《声临其境》第二季,这些节目都拥有一批固定观众,实力不容小觑,但有没有新亮点以继续保持活力,令人关注。

有趣的是,四部记录片电影的走出了完全不同的创作轨迹。但在方法论的交叉点上,又可以明显将其区分为单线作战以及多线围攻两种操作模式。每种模式都是创作者在故事人物、团队基因以及创作目标下的选择。在通往院线的道路上,创作的每一种元素都在影响纪录片电影的最终呈现。

拍摄慢动作时,如果你不想要太强烈的动态糢糊或残影现象,先将快门时间设为帧率的两倍,比如60fps,快门速度就设为1/120,若没有刚好两倍的速度,请设成任何较接近的数字,比如1/125或1/140。

观察类节目火热:接轨现实话题引发广泛共鸣

我们试图讲述这四部纪录片电影的创作故事,还原内容图景背后的真实经历,但在这之外,我们更想探讨的是纪录片电影的生存环境以及促使纪录片电影前进的正向力量。尽管视频网站崛起和网台权力之间的转换,赋予了纪录片创作者更多自由,但作为纪录片创作者心中的高级审美和艺术表达形式纪录片电影并没有迎来颠覆性转折节点。

确保光源充足

  观察类节目是将户外真人秀设置为第一现场,第二现场的观察室由嘉宾的亲友、专家学者、艺人坐镇,这两种场景在剪辑上来回穿插,并通过嘉宾的讨论延伸出话题,让观众获得全新的观感。去年《心动的信号》《妻子的浪漫旅行》《我家那小子》分别聚焦单身男女社交、夫妻情感、单身男人的生活等话题,引起观众热议,成为小爆款。

曾经,纪录片创作者寄希望于一部过亿票房的纪录片电影能够带来整体形势的变化。但在《二十二》这个口碑、票房双赢的吃螃蟹者之后,电影纪录片再次归于沉寂。围绕纪录片电影,投资、宣传到发行之间的产业链需进一步被打通,而这需要更专业的创作者、更心系纪录片的参与者以及对纪录片接受度更高的观众。

帧率提高的话,快门速度也会相对提高,这代表着曝光时间更短、画面更暗,所以尽可能的补光吧,即使光打的不理想,仍会比太黑看不清的要好。

  今年一季度,这一类节目继续火热。《我家那闺女》首播之后,吴昕的宅式生活,傅园慧与父亲之间的关系,都颇具代表性,反映了当下女青年生活中存在的问题,从而引发广泛共鸣。

现在看来,纪录片电影正处在行业暖冬。正如《生活万岁》的总制片人、投资人郭秉刚所说:如果说纪录片有春天,那也是所有纪录片爱好者把纪录片给捧热的,否则纪录片永远不会有春天。

因为暗部最容易产生噪点,如果画面全部都是噪点,到后期时想拉高曝光会把噪点一起拉上来。若是局部补光,这些较亮区域的噪点会比较少,可以有效转移人眼对暗部噪点的注意。

  接下来,与《心动的信号》类似,《恋梦空间》《美好的遇见》《心动蜜语》等都在排播中。与《我家那闺女》类似,《我家有女初长成》蓄势待发。同时,《女儿们的恋爱》《女儿们的男朋友》《婆婆和妈妈》《一路成年》等都涉及了家庭关系的各个方面。

单线作战

注意闪烁问题确保光线充足后,并不代表一切ok。有的日光灯在拍摄时会有闪烁的现象(flickering),通常是因为交流电的关系,所以如果你有直流供电灯可替换的话,可以轻松解决。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可以计算一下电频率(北京为50Hz),将快门速度与帧率设定调成电频率的因数或倍数,再试试看效果如何。

青春偶像扎堆出现:视频平台集体出击

我原来只是想做个长片让我的父母看一下。他们特别可爱。我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那种光辉。陆庆屹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

想要完全避免此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白天的自然光。

  去年两档由视频平台推出的青春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成为年度爆款,胜出的蔡徐坤、杨超越等成员在年轻人中很有影响力。视频平台的玩法多样,容易与网友开展强互动,能通过各种内容最大限度展示年轻学员的风采,令学员具有较强的观众缘。

那时候没想过把片子带到院线吗?

牺牲画质换帧率的疑虑

  接下来,优酷、腾讯和爱奇艺在这一类型上还将继续出击。其中,《偶像练习生》第二季改名为《青春有你》,目前已官宣张艺兴担纲导师角色,100个年轻男学员争夺最终出道的7个位置。《创造101》试图重新定义男性审美,101位选手争夺11个位置,迪丽热巴是导师之一。《以团之名》最后也会以男团的形式推出新人,相较之下声量稍小。

不敢想,不敢想,那太遥远了,完全不是我的能力可能达到的。他回答。

较高的帧率可能会牺牲掉画质,也就是调高帧率时,有的相机可能要降低分辨率或者码流,基于此,可以说帧率越高不一定越好,建议使用前仔细看看说明书。

  整体上看,三档节目存在明显的同质化,有观众感慨道:各种经纪公司的新人都不够用了。另外,以往节目所选出的选手目前还没有获得真正大众意义上的认可,新节目能有突破吗?节目如何增加网友参与感,从而延续热潮也是一大考验。

《四个春天》在2017年底、2018年初共安排了两场公开放映。陆庆屹以为这就是结束,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部电影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不要过度使用

观察:在同题时代拼细节

从事多年纪录片工作、同时也是陆庆屹豆瓣好友的赵珣,赶上了《四个春天》第二场公开放映。坐在第一排的她,时不时听到现场观众的笑声、啜泣声。因为现场并不是阶梯式场地,后排的观众甚至伸着脖子在看。

适度的在影片中穿插慢动作,可以提升影片的表现没错,但一旦过量,可能会令观众疲劳、甚至觉得拖沓。

  无论是网络平台还是传统卫视,大家在一季度综艺的布局上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同题倾向,这些节目先后上档注定会极度分割观众注意力,这些节目在pick、c位等年度热词之后能否创造新的流行语,大家都等着围观。

现场观众已经完全被导演父母的幽默、乐观所打动。这个影片已经完成了95%,但是我觉得可以帮他去做剩下的那5%的工作,让它真正能成为电影。赵珣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电影放映完后,她和陆庆屹就在放映场所旁边的咖啡厅里将这件事定了下来。

当然你可以拍摄时使用HFR,后期时再评估是否要使用慢动作,要提醒你的是,好好思考每个画面的目的需求,过度的使用慢动作对你的故事可能显得多余。

  综艺的同题操作就好比考生面对同一张试卷,决定高下的因素是基本功、细心程度和攻克最后一道难题的能力,考验综艺制作者的微创新水平,要求大家除了投入资金,还得用心制作,否则即便节目属于某一个很火的类型,也很难保证一定火。

没有经过系统化专业训练的陆庆屹,是纪录片领域实实在在的闯入者。

有时候即使你设定的再正确不过,设备也不差,作品仍是很普通,为什么?或许就是因为:少了能表现动感的元素,使得你到底拍不拍高帧率,都没有太大的差别。快速移动变化的事物,在高帧率下才会有可看性。如果拍单个物体也用高帧率,并没有什么太大意义,应该用延时摄影才是。现在的手机大多有120p以上的高帧率拍摄能力,但大多数使用者都拿来拍人的跳跃、不然就是一些特定动作,充其量只是把动作变慢而已,其实可看性很低。

  另外,节目同题也更要强调细节处理,比如,我们看到,观察类节目迅速成为风口的同时,也出现了题材撞车的问题。因此,各个制作方更需要提前谋划,摆脱类型固化、创新乏力的窘境,所以,在创作上不要过早模式化,而是真正从生活出发,深入挖掘其他类型的社会关系和家庭关系,在关注明星的同时也要多关注普通人,这样才能真正说出老百姓的心里话,反映他们的幸福和烦恼,从而激发更多观众的认同和感触。

早在2008年,陆庆屹就开始拍摄家乡雾后街道、街坊邻居。2012年中期,他不满足于照片的静止状态,想要将父母的歌声都记录下来,于是购买了单反,后来因为手持相机画面过于摇晃,还添加了三脚架。

稳定拍摄

最开始我拍摄的是独山人的生活。渐渐的,你就有了将父母作为主题的想法,这个是一点一点凝练出来的。陆庆屹说,对于父母的感情是敦促他创作的动力,我觉得他们特别有才华,只是被时代耽误了,我想为他们做一些事。

虽然说慢动作可减缓镜头晃动的剧烈感,但并不代表你就完全不需要稳定。拍摄HFR时,搭配脚架或稳定器、滑轨增加画面稳定性,其实会让你的慢动作看起来更加分。

从2013年到2016年的春节为时间节点,陆庆屹拍摄了父母四年,累计素材超过250个小时。被陆庆屹摄入镜头的,是他对父母以及故乡的感情。风声、鸟叫声、父母的歌声、雨后的山林都会让他陷入到虚无、感动的状态中,尤其在离开家乡多年后他以旁观者的身份重新审视,事物本身的美好就开始浮现了。

声音问题

感觉、审美、意识、情感是陆庆屹采访中常提及的词汇。谈话间,他常常排斥我们对他创作的形而上讨论,而试图将我们拽到他所构建的充满感情、直觉的故事中去。

许多相机开启了HFR(或称SQ)模式时,是不会进行收音的,这点需要特别注意,是说拍摄HFR本来就不太会用到声音,所以在后期时你可能要有适当的配乐来衬托画面,因为现场音不是没有、就是难用。

在野生的直觉之外,陆庆屹也在试图打磨自己的审美意识和专业技能。2015年,侯孝贤的一句想拍电影就去拍啊,让他有了追求电影质感的意识。为了捕捉生活中没有逻辑、稍纵即逝的片段,他随时将相机放在手边,也在慢慢的训练中,提高自己预判能力门铃响起来时,他会立马将相机架好。

必赢官网登录 ,善用速度切换

陆庆屹有天赋,已经做到了片子的95%,但这剩下的5%才会让它真正成为电影。赵珣所指的5%,是沿着电影工业化制作标准,从色调、声音、剪辑等各个维度对《四个春天》做电影化调整。

没人说慢动作的镜头就一定得一直慢动作,也许你拍摄了实际时间5秒的120p画面,觉得整段都很精彩、不想修,那在你的30p输出影片中,要全部播完得花4倍(20秒)的时间,观众不见得会有这个耐性。于是剪辑时,就可以使用速度切换的手法(speed ramping),也就是将慢动作片段加快至正常速度,再从中间挑出1~2秒的时间放慢,让帧率在30p在120p之间切换,这一招除了省时,也可以带来不错的动感效果,对画面的节奏感很有帮助。以上就是拍摄HFR的几项建议,当然你自己把玩时,仍可以打破规则多方面尝试,也许你可以再把慢动作推到一个无人尝试过的层次。

一个让后期团队大费周章的问题是陆庆屹的录音处理。制作时,陆庆屹并没有使用专门的收音设备,只是使用了相机自身的录音功能,声音相对单薄。摄制时,相机自动跳到了29.97。而这是专业摄影师绝不会使用的帧率。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声音指导直接把这个技术问题扔到了电影学院录音系群里,48小时里,全部的人都在讨论。大家纳闷,什么片子会用这个频率。赵珣回忆说。

除此之外,声音指导既要保持原声、降低噪音,还要在和导演沟通的基础上,还原现场环境声音,如蜂蜜声、脚步声。仅在声音上,后期制作团队就花费了大半年的时间。我们做的就是全面提升它的品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