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服化道为古装剧加分必赢官网登录:,儿童片为什么儿童不爱看

正在优酷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引起网络热议,它除了剧情烧脑、刺激之外,还最大程度地还原了大唐盛景,复原了千年长安的风貌与气质,营造了真实感,获得观众好评。实际上,从前几年的《琅琊榜》到去年大热的《延禧攻略》,都最先以精致的服装、化妆和道具审美赢得高口碑,古装剧展现的传统文化之美往往令观众着迷。

原标题:儿童片为什么儿童不爱看

6月23日,电影专资办票房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已突破300亿元大关。与2018年不同的是,今年的300亿元大关略晚了7天。

  服化道审美已成爆款剧助力

近几年来,国产儿童电影市场持续低迷。2018年,儿童片年产量近百部,但真正在院线排片放映或在其他新媒体平台播放、具有评分数据指数的不足10部,这其中还包括诸如小戏骨系列网络电影等其他非典型的儿童电影作品。数量不足、质量堪忧,再加上社会影响力较小,很难满足儿童成长过程中对电影产品的价值引导需求与观赏娱乐需求。针对这种现象,相关主管部门多次推荐优秀儿童片上线,排片率以及票房数据却不理想,在引发积极的社会反响、带动优秀儿童片佳作频出等方面收效不大。比如,电影频道制作中心出品的高水准儿童电影《那年八岁》,艺术表现细腻流畅,情感表达温暖真挚,润物细无声地传播主流价值取向,却在上映期间市场表现惨淡,即便安排儿童节二度上映,仍未能获得大众尤其是儿童观众群体的足够重视。儿童电影在当下面临的尴尬现状可见一斑。

一个不起眼的时间差值,但对于中国电影行业来说,却有可能是一个发展阶段的时间节点。而中国电影产业经历了2015年、2016年的狂飙突进,2017年、2018年开始去泡沫,2019年已趋于理性,回归冷静。

  近年来,古装剧所涉的朝代无论是架空还是真实,都呈现较高的美学追求,容易在剧情之外引起观众关注,因为服化道影响观众的第一眼审美,决定了一部戏的基础品相,也是诚意所在。剧组日益深谙此道,甚至预先将此作为一个营销话题。

儿童片为什么儿童不爱看?针对这一现象,笔者基于市场数据调研及受众采访基础上的论证分析,总结出三个原因。首先,从电影市场及产业大环境来看,发达的媒介及开放的文化传播政策已经将我国电影创作放置于国际电影市场竞争之中。国产儿童电影创作,不论是从叙事内容上还是视听制作水准上,都受到比以往更为激烈的多维度挑战。在互联网环境下,观众都上了网,国产儿童电影同样也面临着网上海量内容,尤其是儿童电视综艺、动画片、网络短片等的冲击。

在日前举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阿里、腾讯、中影、上影、光线、博纳、万达的7位老总坐在一起,聊起中国电影现状和发展,更多谈到的是面对当下的市场环境,电影人如何抱团取暖,解决行业盲目追求流量、收入分配不合理、同质化内容较多等问题。

  《琅琊榜》可以说开启了近年来国产古装剧审美的新浪潮,引发后来的古装剧纷纷效仿。它从服饰、道具、礼仪等外在表现形式,到人物的思想内涵、气质风骨,都蕴含浓浓的中国风,画面犹如水墨画一般素雅古朴,构图遵循黄金比例,这些都被观众津津乐道。

其次,从传播规律来看,优质的内容资源是电影获得好口碑、高收益的保障。然而,由于创作群体的年龄与受众群体的年龄存在代际鸿沟,使得儿童电影在创作视角、创作体验度等方面与儿童受众之间存在天然屏障。即使是优质的儿童电影,也可能因为离儿童生活太远、无法使他们产生心理共鸣等问题,而难以被目标受众所接受。由于受到商业思维的影响,电影市场一度呈现出浮躁喧嚣的不良趋势,大制作、快餐式生产渐成规模,挤占了需要静下心来慢慢打磨而又不易获得较高经济回报的中小成本儿童电影的生存空间。部分创作者开始向已经具有一定观众基础的电影IP,乃至电视综艺、动画片IP借鉴内容元素,导致儿童电影创新乏力,叙事空洞且缺乏思想及艺术深度。此外,为了缩短与受众之间的心理距离,很多儿童电影选取儿童演员出演。但儿童演员毕竟不是专业演员,一旦产生流量,过分追求商业利益,就会影响其正常的学习生活以及生理健康成长。有些儿童电影为了宣传营销,甚至出现炒作、消费未成年儿童演员的情况,对整个社会儿童价值培养体系造成冲击。

平稳是当下电影市场发展的关键词

  《延禧攻略》抛开浓墨重彩的清朝审美风格,展现冷色调的高级灰质感,掀起一股时尚潮流。

最后,从传播特征来看,儿童观众无法独自前往电影院观看儿童电影,需要成年人的陪同。这就带来了两个方面的挑战:一是儿童电影创作在吸引低龄受众主体的同时,必须适当地考虑到成年人的欣赏及审美喜好;另一方面,现代人学习工作繁忙,成人与儿童之间的陪伴时间本就有限。再加上观看电影的便捷度无法同电视、互联网等日常视听媒介相提并论,所以他们能共同拥有的观影时间少之又少。

自2018年以来,影视行业就步入低谷。

  正在热播的《长安十二时辰》则精细展示大唐长安城的日常生活,涵盖衣食住行和工作、娱乐领域,一开播,就抓住了观众的眼球。

究竟如何应对儿童电影儿童观众不爱看的难题?在结合电影市场、电影创作、电影传播、儿童受众心理等多方面因素进行综合考虑后,笔者产生了一些体会。首先是政策上的扶持力度应进一步加大,运用奖励机制鼓励优秀儿童片的创作,壮大儿童片创作队伍。其次是在保证内容价值导向正确的前提下,加入一些与当下儿童关注热点话题密切结合的元素,引发他们的心理共鸣。最后,要对儿童电影观众进行有目的、有价值的观影引导,组织儿童电影深入中小学生课堂,组织儿童与父母共同观影的活动,搭建亲子电影院等观影平台,使观看儿童电影成为每一个家庭日常休闲娱乐的习惯性内容。

一方面,电影市场对内容的需求与要求都在提升,但各大影视公司供给不足,电影票房从快速增长变成下滑;另一方面,中国电影产业也遭遇了资本退潮的危机,增速放缓,一些上市影视公司市值大幅缩水,也给电影企业经营者带来巨大压力。

  未来,《大宋宫词》《大明风华》《孤城闭》等待播的古装剧依然备受瞩目,从已放出的宣传物料来看,也相当注重服化道的审美。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儿童群体对优质电影内容的需求始终存在。到电影院观影的儿童观众,不单单需要从虚拟动画大电影中获得乐趣,也渴望在来源于现实生活、由同龄人表演的、能让他们产生情感共鸣和心理认同的儿童电影中获得思想与价值的启迪。相信在政策、创作、产业及宣发的多方重视之下,优秀儿童电影频现、伴随儿童精神成长始终的局面将不再遥远。

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今年1~5月,中国电影分账票房(不含服务费)累计249.41亿元,同比下降6.35%。在观影人次方面, 2019年1月~5月观影人数仅为6.89亿人次,相比2018年同期减少了约1亿人次。这是自2011年来,国内分账票房和观影人次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

  主创采访

(作者:朱星辰,系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

不少专家认为,这一困境和相当一部分影视企业过度追求流量热点、片面追求商业效益现象有关。而随着市场对投资回报的要求增加,以及影视项目单体投资规模的日益走高,市场对电影工业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挤出泡沫,淘汰缺乏竞争优势和实力的公司势在必行。

  导演曹盾:千玺身上有种文人风骨

另外,随着5G、超高清技术的落地,电影人独有的院线渠道也在遭遇冲击,对传统影视公司将产生更大的压力。电影院是否还能吸引更多的观众,也打上了问号。

  《长安十二时辰》导演曹盾表示,自己在选角问题上没有犹豫,自己读小说时就觉得易烊千玺很适合李必这个角色:千玺身上有种文人风骨,他文化素养非常高,擅长书法,也喜欢雕塑。另外,他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虽然拍这部戏的时候他只有17岁,但已经展现出一个演员该有的素质。从整个剧来看,我们都认为千玺的表现不失水准,播出后能获得观众的肯定是意料之中。

博纳影业董事长兼总裁于冬表示:未来5G的发展,带来很多可想象的播放载体的发展,也在对电影院提出更高要求。未来电影院如果不能提供更好的沉浸式视听体验,或电影制作的技术不能提升到世界顶级水准,就等于我们将市场拱手让出,而大量本土电影公司也可能沦为BAT旗下内容平台的定制内容供应商。

  曹盾分享了千玺在剧组的一些趣事:千玺非常敬业,在剧组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工作状态,拍戏的时候偶尔也会笑场,但很快就能拉回来,这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非常不容易。

无论如何,中国电影的工业化发展之路也必须加快步伐。然而,目前现状并不乐观,《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表示:中国的电影行业还处在工业化最开始的阶段。在我做了《流浪地球》之后,才知道工业化这条路有多难,我们跟好莱坞有多大差距。

  曹盾还透露,该剧之所以选择雷佳音出演张小敬,一方面是由于演员本身的气质与角色非常契合,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大数据的选角建议。

如何找到中国电影工业化发展路径?北京电影学院国家电影智库常务副秘书长、研究员刘正山表示:工业化的落地最重要的是标准,标准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标准化对我们这个行业发展促进作用是非常大的,第一个是建立广泛的认同;第二就是经验和技术的留存;第三就是减少不确定性;第四是提高行业效率。

  他坦言,自己将之前拍摄《九州海上牧云记》的经验都用在了新剧上,叙事节奏把控和故事情节推进都按照马伯庸的原著来,小说本身有自己的节奏和阅读的快感,这个东西我不想损失,所以在做剧本就考虑这些东西,要保留书里的那些让大家嗨的知识点,还得带着我自己的烙印,也尽量以大的长的运动镜头为主,让大家觉得流畅。

平稳是当下电影市场发展的一个关键词。凡影咨询创始合伙人李湛也表示,从受众端的大数据也可以看到,受众规模走向平稳,观影频次也变得比较稳定,年龄结构变得更加平均,各个年龄层观众的需求变得更加多样,这些数据反映了电影消费者的市场正在慢慢地走向成熟和稳定,中国电影产业精耕细作的红利期已经开始。这也意味着,要向质量发力。

  曹盾表示他想做出具有中华民族独有的东西,我没法用分秒的概念拍成24小时,但十二时辰是我们国家独有的文化,按照这个来做才是我们独有的表达。他强调,花大篇幅还原大唐的时代气息是为了营造真实感,只有真实感营造出来了,在后续跟进的剧情中,演员的情感基础才能够真实,价值观才能建立起来。

讲好故事是电影市场刚需

  口碑方面,有人表示一口气看12集还不过瘾,非原著粉则表示看不懂高密度的信息、半文半白的台词,对此,曹盾表示:唐文化是中华古代文化里相对最璀璨的一个时刻,大家也很了解。1983年,我11岁看《红楼梦》《西游记》,里面也有很多半文半白,我也看得挺开心的。

尽管困难重重且问题不少,但国内电影产业希望仍在,且大有可为。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电影行业经过多年的野蛮生长,需要一段这样的冷静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