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歌新唱,中国影市更看好印度日本制作

迪士尼第31部动画长片《阿拉丁》1992年上映,该片从阿拉伯传说《天方夜谭》中汲取灵感,曾取得超过5亿美元的全球总票房。
最新版真人影片《阿拉丁》于5月24日上映,在故事情节上相对忠实于动画片版,影片讲述在充满异域风情的阿拉伯古国,善良的穷小子阿拉丁和勇敢的茉莉公主浪漫邂逅,在可以满足主人三个愿望的幽默诙谐神灯精灵(威尔史密斯饰演)帮助下,两人寻找真爱和自我的魔幻冒险。
在鬼才导演盖里奇的执导下,影片叙事风格轻松欢快,无垠沙海中矗立的恢弘城邦,繁华的街市和异域奇珍都在大银幕上以独特的视觉方式惊艳还原,加上载歌载舞的场景穿插,充满迪士尼特有的欢快观影气氛。

2019年5月15日,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期间,电影大师对话邀请了包括日本导演山田洋次、印度演员阿米尔汗在内的14位享誉国际的亚洲影人展开对话,探索亚洲电影文明的创新与传承。

今年电视剧中和心理学、精神学相关的内容有所增加,出现了首部以心理咨询师为主角的《爱上你治愈我》,引进了中国式家长环境下反思青少年心理成长发展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现正热播的新剧《我们都要好好的》,刘涛扮演的女主角是患有自杀倾向的抑郁症患者,剧中叙述她的工作与生活给了大众一瞥抑郁症的机会,也让大众再次思考结婚后的男女关系。

导演 告别暴力,迎接歌舞

  新京报梳理了2015年-2019年中国和日本、韩国、印度、泰国的电影合拍、引进等数据,近5年中国和亚洲四国电影交流频繁,合作不断深入。2015年,引进内地的日本电影只有2部,2016年多达11部;从2017年《摔跤吧!爸爸》上映后,印度电影呈井喷之势,2018年在内地上映多达9部;中韩两国通过一本两拍探索电影原创;泰国电影《天才枪手》在2017年成为票房黑马。新京报记者采访电影学者和行业人士,他们详细解读了中国与亚洲各国的电影合作特点和未来趋势。

影视剧涉足心理领域是进步 但需要下足工夫

  以多线叙事加暴力美学和快速剪切著称的英国导演盖里奇此次担任《阿拉丁》的导演,从他的成名作《两杆大烟枪》到后期的《大侦探福尔摩斯》系列到2017年的《亚瑟王:斗兽争霸》,都在彰显着他鲜明的个人影像风格。后现代主义黑色幽默电影教父将与主旋律向善童心的迪士尼撞出怎样的火花,已经成为《阿拉丁》的一大看点。

  日本:以引进、IP合作为主

经常有人听说周围的人得了抑郁症感到害怕,怕受到伤害,敬而远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误解,抑郁症患者就像刘涛扮演的寻找,她的攻击力主要是向内,指向自己,比如第一集开始没多长时间,她给老公向前打电话求助,有自杀企图。一般情况下,抑郁症比较严重的时候,就是女主角寻找向弯弯描述的那样,老是琢磨着自己不想活了。伤害别人是攻击力向外,单纯的抑郁症严重的人起床都困难,他们没有力气去想怎么弄死别人,少数发展成精神病性的抑郁症才会有暴力攻击性。

  其实早在影片筹备阶段,迪士尼就表示过想制作一部关于阿拉丁的非同寻常的野心之作,这或许也是选择盖里奇作为导演的重要原因。在接受外媒采访时,盖里奇说:我的故事都是关于街头混混的,这也是我擅长了解的。阿拉丁这个角色就是一个经典的接头混混角色,但他是做好事的。

  中国与日本的电影合作主要以IP的版权合作为主,一种形式是改编其文学作品,比如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先后被改编成同名中国电影,还有韩延导演的《动物世界》改编自日本漫画《赌博默示录》,另一种形式则是直接引进IP作品,比如这几年国内一直引进的哆啦A梦系列、名侦探柯南系列,以及宫崎骏的动画电影《龙猫》和即将上映的《千与千寻》等。

《我们都要好好的》挺写实,丈夫向前和闺蜜弯弯起初不懂什么是抑郁症的时候,态度和说法非常典型。向前带寻找看过医生后,开车回家路上的那堆话总体上是劝太太要想开点,以前那么难的起步阶段都过了,现在什么都好了,好好过日子呗。弯弯讲了一堆关于职业女性是多么可怜、你有老公养是多么幸福的话,意思还是说寻找的心不宽,想不通。然而抑郁症不是想得通能解决的,它是精神类疾病,做大脑扫描能观察到病变部位。向前和弯弯的说法好比是劝人:你想开点就不会得感冒了。是不是很荒唐?

  《阿拉丁》采用了相对传统的叙事手法,不但没有了导演招牌式的暴力镜头,还融入大量迪士尼式的歌舞场景。但在片中仍可看到盖里奇式的快速剪辑和复杂动作戏份处理,比如开场来表现阿拉丁市井生活的连串跑酷式紧张镜头,摄影指导在演员手腕上固定了GoPro运动相机,保证了精准拍摄出狭窄小巷和屋顶辗转腾跃的视效,似乎令影迷又重温一遍《大侦探福尔摩斯》的街头巷战的紧张。

  在电影学专家支菲娜看来,从日本引进或者改编的电影多以IP为主,与日本电影的原创能力存在局限性有很大关系,日本本土电影票房前20名,原创电影是很少的,基本上都是电视动画或电视剧的剧场版。而这些动画电影和电视剧剧场版经过多年积累,很有观众缘,逐渐形成品牌效应,对于中国观众也很有吸引力。所以,这类影片大多引进中国,很难翻拍。

国产剧在推进心理类剧情上处于起步阶段,可能编导对抑郁症的了解仅止于自杀、流泪这些表面。寻找的一些行为不是很符合抑郁症患者的身份。抑郁症主要是缺乏生活动力,所以也缺少向外攻击的能力,寻找把向前送的百合花给扔了、以为向前在使用壮阳药时激动地大吵大嚷,这些主动的攻击性行为不大符合抑郁症较为严重的人物设定。寻找要是有力气去争去吵是好事,说明她有生命活力,严重的抑郁症只会躺在床上流眼泪。

角色 威尔史密斯饶舌炫技

  中国的80后、90后对于日本动画有很深的感情。日本非常注重以动画片带动日中文化交流,从中日邦交正常化开始,培养了一大批动漫观众,哆啦A梦、柯南等动漫形象深入人心,而这些被日本动画影响的观众也成为今天电影市场的主流消费群体。

为了让女主在家庭的战场上失利后从职场上找补回来,编导安排寻找应聘成功时尚杂志的工作,一步步成为时尚界精英。抑郁症就是缺少生命活力,工作、生活效率比一般人低。寻找严重到时常有自杀念头,进入新环境打拼,一是适应新环境会消耗大量能量,激烈竞争有可能引发焦虑、进而加重抑郁程度;二是社会功能受损的情况下去勾心斗角,大获全胜的可能性不大。

  由威尔史密斯饰演的灯神是《阿拉丁》中最大的亮点之一。相对于原版动画片,真人版《阿拉丁》中的灯神更加现代化,他自信、傲慢、幽默,还有着独特的话痨,堪称最饶舌的灯神。在阿拉丁第一次召唤灯神出场时,饶舌歌手出身的威尔史密斯就用一大段极为炫酷的饶舌表演来交代神灯的使用规则等。

  近几年来,中国改编自日本文学作品的电影开始涌现,特别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作品,被中国电影公司竞相争夺。支菲娜认为,这与前几年的出版热以及政策对出版外国文学作品的宽容有关,才使得东野圭吾在年轻人中间流行起来。

本剧心理咨询部分同样大部分属于想象。不存在剧中所言心理医生这个职业,只有心理咨询师、精神科大夫。心理咨询时第三者不能在场(剧中向前在咨询室睡着了),如果夫妻俩咨询婚姻,那么向前会被要求在咨询前先关掉手机(剧中向前手机不停地响),咨询师也不会躲在一张桌子后面说话。

  《阿拉丁》的选角过程很严格,迪士尼要求是18-25岁、能歌善舞的中东演员。来自世界各地超过2000名演员为电影试镜,最终确定的主角阿拉丁饰演者是曾出演过《尼基塔》、《杰克莱恩》的加拿大演员梅纳马苏德,女主角茉莉公主则由出演过《柠檬嘴》和《超凡战队》、母亲有印度血统的娜奥米斯科特担任。

  虽然有很多观众追捧日本电影,但是日本电影在中国还是相对小众,电视剧的剧场版在中国翻拍还需要一定的市场机缘和观众缘。

开始涉足心理这个领域是个进步,要淋漓尽致地表现好这个领域,编导、演员都需要真正深入地做更多采风、了解工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