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娱乐官方网站】当眼睛看不见真实,深切的孤独

雨尽西空暮色昏,
斜阳一线透云尘。
潇潇暮雨初歇后,
回首方觉夏意深。

贵志终于学会了不再把看到的东西说出来。这并不容易。我们都说,眼见为实。可是,眼睛看不到的,是不是就不是实在的了呢?

网上把绿川幸的作品归为治愈系,萤火之森,夏目~其中确有温暖,但更深切的,是画面和故事给你的孤独感。透过那个场景,那个眼神,那个背影,那句话,你只能体会到深切的孤独。
阿银长久生活在森林深处,遇到萤的那天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一个认同他存在的人出现在森林入口,带她重新探索森林里的每个角落,看着她年复一年的长大,在下雪的日子想着夏天什么时候来临……他的孤独,并不是遇到萤之后才有,而是在有了萤之后才得以释放,在萤害怕失去他而蹲在地上哭泣时,我看到,阿银那深切的孤独,长久以来,那么刻骨,却又轻柔。
其实夏目和阿银在某些方面的刻画很像,甚至画风上都很像,我想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因为一个作者的风格很难有巨大的跳脱。我们认识夏目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足够温暖的人,但他的那份孤独,却透过每个背影,每个眼神,每句话生生的传达到坐在屏幕外的,我的心。他从不渴望,从不奢求,有太多的记忆他想忘却,他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异类,而异类也否定作为人类的他的存在,他的童年有同伴的欺凌,长辈的冷漠,异类的追逐,唯独没有一个孩童该有的童年,所以他硬生生的忘掉那些残存在记忆中的温暖,因为那温暖就是能刺痛他的,最锋利的剑。直到遇到斑,遇到塔子阿姨一家,遇到田沼,遇到多轨,遇到西村,遇到北本……他开始去接受温暖,而彼时,他的朋友,也不是只有此世之人,还有彼世之妖……
我想,温暖和孤独是有着密切关系的,孤独的时候是拒绝温暖的,因为它会刺痛他,但当那温暖切切实实的时候,却又能让人正视孤独,拥抱孤独……这部动画里,不是只有夏目是孤独的,还有玲子,多轨,田沼,多轨的爷爷,甚至那些妖怪,闲极无聊追着夏目吓唬他的妖怪们……你看那幅画面里吹起的风,刮起的都是孤独的气息,而那深切的程度,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够了……
最后,越是深切的孤独,需要表达的时候,越是轻柔,彷佛那疼痛,不过是轻轻碰了一下,可越是如此,反而让懂的人,越是心疼。
今天偶然一个瞬间,突然就找到了多年前想寻找的答案。或许,有些东西不必苦苦寻找,有些东西,不必刻意遗忘,有些东西,不必刻意表达,我希望云淡风轻的时候,会把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痛倾注于另一个世界,就像绿川幸的动画,我在那个世界陪伴夏目和那些妖怪孤独,疼痛,快乐,温暖……现实里,我愿意是个冷漠的人。

一霁晴光耀目明,
凝神静听心细语,
故人音容尚可闻。

记得家乡有一种说法,是说小孩子在6岁以前是可以看得到亲人的亡灵的。过了6岁便不再能看到。人人都是从6岁以前的年纪走过来的,有多少看到了流连在亲人周边的亡灵呢?

夏日夕空馨风漾,
韶光虽逝亦留芳。
但凭如今相视笑,
同忆他年日初长。

看不到也无法感知,这是作为大多数的普通人的状态。由于看不到而不了解,由于不能感知而不知道,于是便认定为不存在,于是便设定为不真实。那么,什么才是真实的呢?

嫣红醉人锦灯俏,
千树流影夏祭闹。
恍然清铃时一声,
惊觉此身心涟摇。

贵志继承了玲子的灵力和感知,却有着玲子所不具备的对于人这一生物的亲和感。于是,玲子只是使妖怪保持妖怪的妖性,而贵志则让妖怪恢复到自然状态。

耳闻蝉声了了唱,
人随树影独独行,
故颜依旧梦重归。

玲子不管怎么说也还是要比贵志强大的,因为至少她还能分得清什么是作为一个人能够看到的,什么是普通人看不到的。虽然她并不在意于普通人的看法,甚至是讨厌与人这种生物打交道,但是,她始终是清醒且自制的。而贵志却相对来说让人担忧。他分不清什么是只是有他自己才能看到的,而且,自制的本领也远不及其祖母,每每看到什么异样,总是会先说出来。其实我理解这种做法,因为自己有时也是这样的:当见到某事发生时,并不确定,一定要说出来,让自己听到,才算是确定。可是声音这种东西,并不是具有对象针对性的,也就是说,自己听得见,就意味着其他人也可以听得见。于是,贵志的自我确认往往招致被看见者的警惕:这个不该看到自己的人类的孩子看到了自己,进一步,他很可能会对自己的存在构成威胁。

绵绵细语耳畔萦,
往昔追忆皆有情。
可叹今朝无所异,
与君点滴心间印。

我不敢说这一定是小人心度君子腹,但是至少一般的人都是这样的,就连那些有着强大灵力的与众不同的人,也几乎都是这样的。他们做一切事情的前提都是:凡有异类,必为威胁,尤其是那些敢于伤害自己同类的异类更是不能任其存活。可是,正如经典辩驳的三段论推理的方法一样,只要驳倒大前提,那么结果也就无从正确了。于是,谁敢说异类都一定是要伤人的?事实上,也么米有人能够证明异类一定不是伤人的,所以这是个无解的推论:正如每个人都不一样一样,没每个体的差异也会使不同的异类表现出不同的行为方式和性情。于是,贵志便稀里糊涂地成了整个故事中最具有正确性的代表:凡果必有因,找出原因,化解结果。

应守之物切莫失,
应学之事务必知。
亡祖几度有叮咛,
一言在耳谨记心。

看不见的,自以为安全;看得见的,自以为正确;可是谁知,看不见的因无知而自以为是;看得见的因自以为是而无知;只有看得见却又认识到无知的人才能找到真相。于是,整个故事中,出了贵志,看得见的也好,看不见的也好,其实都是看不见真实的。

夏日夕空馨风漾,
韶光虽逝亦留芳。
可叹今朝无所异,
只缘处处沐暖阳。

当眼睛看不见真实,这个世界就真的不存在了么?

同忆他年日初长。

(注:锦灯为一种酸浆植物,别名锦灯笼,挂金灯,日本孩子将其果实挖空后可吹出声音来玩)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