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娱乐官方网站】虫师远去,这个满是妖怪的凉夏

20180506, e900, 每逢百集必作死~~~~~~~~~~~~~~~~~~~~~~~~~~~~~~~~~~~~~~~~~~~~~~~~~~~~~~~~~~~~~~~~~~~~~~~~~~~~~~~~~~~~~~~~~~~~~~~~~~~~~~~~~~~~

—— 一个世界里的夏天雨水很多,另一个世界里的夏天妖怪很多。

夏目友人帐:夏目告终,虫师远去 / 而非

    那个在墨绿色的森林里,随着橘红色鸟居一起寥落掉的夏天,阳光斑驳了少年细瘦的双肩,陡然转身后我们看见猝不及防的无常。阿金消失的瞬间,他和萤笑着相拥,那渴望而不可及的拥抱,潋滟出永世的残缺。于是,我们心底柔软的小角落割据出方圆之地,雪藏掉绿川幸,以及那心底淳明浩瀚的少年,友善可爱的妖怪,那淡色水彩,蝉鸣午后,永不苍老的天际。
    然后不知道哪一天,有人和铃子的孙子一起翻出满是尘土的《夏目友人帐》,孤单的想象,无暇的唇齿,单薄的少年……“腾”的一下呼之即出。原来,早已住在心底的东西,想赶也赶不走。

    “烟火很好看。”
    “其实我看不到。”
    “为什么?”
    “一个大家伙站在我的前面。然而我了解这花火有多美,因他兀自那样注视着。”
    
    《夏目友人帐》结束了,应该是很早就结束这一季的动画,但是方到适才 ,刚刚看完,最后一集将一些可贵的人物重新拉出来了,像是游园会那种,不知道日本的这类传统节目如何称呼。很多弥足珍贵的细节,令人不由得温暖的对白与独白,可亲的猫咪老师,传统的民间鬼怪,以及欲罢不能的七情六欲,这就是人间烟火。
    其实无论中国民间的鬼狐仙怪还是来自日本,都无法脱离这个规律,而自聊斋和传说开始便生生不息的鬼怪故事,应该是中国文化中值得挖掘的宝藏,很高兴有《鬼吹灯》这样的作品出现,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其文化消亡与腐朽的速度也堪称盛世奇观,历史的荣耀背后是历史弥留的血泪,有些东西因为某些事情而永远不复存在了,不是停滞,也不是退步,而是死亡。或许一些学者、商人和政客仍旧在撕咬在鼓吹在销售,但是复兴不是一句口号,付出不一定有回报。
    中国的风水之说和玄学文化可以说是七零八落了,我很好奇,但也心存敬畏,太久远的事情我并不清楚,但是影视圈有这么不成文的共识——不要轻易碰鬼怪题材,除非你真的很懂,也足够用心,即便涉及了,也尽量避免探求这个问题的本质,最后都归结到人的身上就好了。陆川、胡歌应该是距今比较近的例证,但是怎么说呢,全凭个人的觉悟了,多说无益,到此为止。
    中国的官方是否信仰这种说法我并不清楚,但是张宝全有目共睹,还是不要无事生非了,庸人自扰之,确实不差分毫。
    关乎传承的事情一直以来沸沸扬扬,已经让人说得滥了,但是我仍旧保留让动漫承担玄学文化这一设想,《火影忍者》所做到的,实在令我震惊,神乎其技,亦痛心疾首,呜呼哀哉,哀其不幸,亦怒其不争。体制下的英雄,何其然,又何其所以然?翻来覆去的空头支票,说一千道一万的悖论,还是做些实事吧,认清现状,从事实出发,以市场为主导,空有理想就是一句扯淡,年龄也不小了,总不能仍旧跟着风筝追吧,追也要追出传奇来。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想再进电影院看一次《功夫熊猫》,再感受一次百分百娱乐的电影所带给观众的百分百享受,那种氛围让我感觉作为一个影视工作者是件幸福的事情,抛开赵半狄不谈,商业电影的目的和功能是并行不悖的,是应该得到重视的,就算是共犯意识吧,那又如何呢?你能逃避这个课题么?不能。但是想想看,《功夫熊猫》做到了我们这么多年来没有做到的,仅仅是经济问题么?还是文化本身的问题呢?或者我们再把问题归到人身上吧,这并不为过。从选材到细节,从制作到炒作,从策划到实施,无论是电影本身,还是周边与舆论,档期、元素、收效,其中没有任何一个环节让人失望,这种程度掌控实在是我们国内的影视界所无法想象的。对于一部动画片来说,我相信《功夫熊猫》已经做到了极致,回到本质,这仍旧是一部令人快乐的电影。
    然而已经几乎不可能有再走进影院放松身心欣赏《功夫熊猫》的机会了,这就是电影,这就是影院,DVD永远不代表电影,就像手中的廉价DV并不意味着电影工业一样,个人行为和群体行为,机会成本与用心程度,这种种区别都会将“电影”导向完全不同的方向,观念变化了,什么都变了。不过这让我更加能够体会,作为一名纯粹的观众,有多么的轻松。
    好了,说回《夏目友人帐》,每到结尾的声音总是和片尾歌曲的开端完美的结合到一起,必定是有意而为之,实在令我感慨。但是即便他带给了我短暂的清新与欣慰,却仍旧无法替代《虫师》所造成的感动,从某种程度上讲,《虫师》的结束让我非常遗憾,空了一块,甚至鼓不起勇气温故而知新,进入一种自欺欺人的窘境。剧本、美工、人设、音乐、世界观,令我心悦诚服,观影经历简直像我在讲述整个故事一样自然,契合,享受的同时,惧怕着结束,也颇感意外。
    夏目告终,虫师远去,永远不必挽留,回想便可知足。呵呵,越写越长了,时间已然不早,休息吧。

    “夏目,如果你消失了,真的会把友人帐让给我么?”斑问。
    “恩,会!”夏目微笑。
    “好吧,我会守护你的。”
    这是少年和妖怪的约定,好像只是简单地商量明天一起去吃个哈根达斯,可以随时爽约,但是两个家伙却笃定地依靠在一起,走上了解放妖怪的道路。斑时常说:“真是的,做这种多余的事情!那友人帐岂不是越变越薄了,不知道给我的时候还剩几个了,要不,现在就把你吃掉!”阖目睡觉的夏目咬着牙:“我听见了,你这只满腹阴谋的招财猫!”
    他们一路嬉笑吵闹,逃跑,战斗,目睹铃子和妖怪们的过往。然后,绿川曾经痛击过我们的忧伤无双,在此又满格发光。

2008.11.08 佛山

返回列表